用户登录

三封信﹕青春期与更年期的对话与交错 (2012年6月)

错误信息

Deprecated function: Array and string offset access syntax with curly braces is deprecated in include_once() (line 20 of /mnt/web523/b3/52/52740852/htdocs/includes/file.phar.inc).

亲爱的儿子:

不知道我们之间是哪出了问题,总是争吵不休。你总说我管你,天下哪个妈妈会忍心不管自己的孩子?也许是我有问题,我太爱你,太希望你好,希望你吃健康食品,常锻炼身体,不浪费宝贵光阴在无意义的事上,充分享受知识的渊博和美好。
我做为妈妈坚持这些有没有错?也许你会说这是你的人生,你要怎么过有自己的权力。是的,没错,你有权力选择人生,而我的可悲就是,明知你心里烦我管,我却不能停止对你的希望。我们之间有三十年的岁月差距,注定你无法真正了解我,而我也无法完全理解你。我得提醒自己不能再管你。
对于我曾对你言语上的伤害,我只能说“对不起”。
妈妈

老爸:
我不确定这信我会不会写完,写好了愿不愿意交给你,交给你之后会不会后悔。
七岁那年你把我留在中国跟妈妈和姥姥过,我当时很怨恨你,觉得那是黑暗时期,想不到过去两年才是人生中最大的磨难。
与你团聚,是妈妈天天念叼的理想生活;德国是所有成年人口中的天堂;可来德两年,我努力做好我的本份,但在妈妈的眼中,我是一个“不够”的儿子;不够勤劳,不够听话,不够健康;她看我甚么都不顺眼,我们的家好像让她处处不顺心,德国的一切并不如她原先向往的美好。
她的失望我能理解,但我有我的人生,我不可能像妈妈一样躲在家里做怨天尤人的家庭主妇,我要弄我的学业、前途、社交和形象,在一个异文化社会已经够头大,不明白的、碰壁了、找不到路了,都没同伴可诉,没人可问。
但压力最大的是我要活得合乎你俩的期许,因为我今天的生活建基于你俩的牺牲和不快乐。你们为了教育或管制我也吵得实在太多,我很受不了,很想搬出去,很想过我自己的生活。有时候,我希望没有跟你们来过德国,甚至希望没有来过这世界。
这阵子我写信,不写脸书,因为写到最后,大家都在问我是不是要自杀了,嗯,很烦,很低,爬不起来,.....
小志

亲爱的:
记得婚后与你分居异地两年之久,给你写过多少封信,都这样称呼你,你说每一次看到第一句,心就软下来。
这两年来,咱们家居然出现了从没经验过的吵吵闹闹,鸡飞狗跳的日子;多少次,我俩声音升八度,儿子往房间逃,你唠叨批评儿子转为与我争论,我跟儿子的结论一样;是你过度管朿,无理取闹。
但每当我冷静下来,反问自己“为什么以往称职快乐的母亲,今天成了家庭的肇事者?”我觉得我这一家之主责任最大,我要先跟你道歉;你因为要承担独自带儿子的责任以及拔根来德与我团聚,被迫完全放弃自己的事业,我和儿子各自在自己的范畴里挣扎,追求自己的理想,而你,就得长期地付出,你的生活就是儿子,现在儿子长大了,你失去自己的位置角色。
你绝非愚蠢到看不见儿子的抗拒反感,你也非故意跟我找茬,事实上,每一次你跟我们闹,是你人到中年,失去尊荣和重要性的一种悲鸣;是你找寻自己身份的挣扎。
我多番努力跟你沟通谈判妥协,发现自己缺乏智慧和耐性,不知道怎样与你一起面对成长的儿子,重新建立咱们家的新秩序。我只能对你和儿子确保一点;就是无论日子怎样难过,无论我说什么话做什么决定,我对你们的爱和责任是没有改变的。
答应跟你过一辈子的。

编者按:德国中文图书馆有很多帮助你认识青春期和中年危机的书,欢迎你来电查询﹑借阅。